相思蚀骨君不知

首页 > 资讯 > 相思蚀骨君不知

相思蚀骨君不知

2020-08-15 09:58:31芙蓉仙
相思蚀骨君不知
相思蚀骨君不知
分类:言情
来源:微小宝
作者:芙蓉仙
主角:苏檀容宸

《相思蚀骨君不知》精选章节

京城,十二月。

三更鼓罢。

门开了,北风灌进来,烛火晃了晃。

苏檀打了个哆嗦,猛地抬起头来,高大挺拔的男子从帘外进来。

苏檀满眼欣喜,起身规矩行礼,待他在罗汉床上坐定,捧着做好的衣裳到他面前,温声道:“侯爷,这件袄子是妾身特地为您做的…”

容宸看也未看那衣裳一眼,神色漠然打断了她:“衣裳府上绣娘会做,不必福晋亲自动手。”

苏檀欣喜的神色僵在脸上,但转瞬,她又努力绽开笑来。

她放下袄子,委身跪在他跟前,微微垂着头,红着脸道:“爷,夜深了,咋们就寝吧。”

她的下巴被修长的手指攥住,只听容宸冷笑道:“苏檀,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爷碰你么?”

苏檀心中酸楚,两人成亲快三年了,只有一女。

这里是侯府,老祖宗规定,若是三年无子,容宸就会纳妾。

苏檀无从辩解,低声道:“伺候好爷,是妾身的本分。”

容宸脸上的嘲意更浓了:“乡野长大的女子,果真是不知廉耻,爷满足你便是!”

乡野女子?苏檀心中一痛,却说不出话来反驳。

她本是尚书府嫡女,却一直养在乡下,母亲死了,父亲才接她入京,她没学规矩,行为粗鄙,被人嘲笑。

他用此羞辱她,不知道她会痛吗?

苏檀低着头,本想就此放弃,却突然被他打横抱起,往床上一扔。

锦帐摇晃。

缠绵时,她又听到他在叫那个名字。

桐儿……桐儿……

一声声催人心肝。

苏檀闭上眼睛,心痛如潮水蔓延。

云收雨歇。

容宸却从不留宿,他张开手臂,苏檀替他穿好衣裳。

男人冷睨着她:“明日替爷收拾处好院子出来,添置些上好的家具物什。”

苏檀随口问了句:“不知爷要安置什么贵客?”

一句平常问候,容宸却忽然不悦。

他眸中聚着乌云,黑沉沉压人,他冷声道:“你只管照做便是,爷的事情轮不到你过问!”

苏檀双手攥紧,轻轻咬着红唇。

她是他的福晋,可他对她连陌生人都不如。

容宸俊美的脸上没什么情绪,冷冰冰的道:“苏檀,你既然害了桐儿嫁进来,就老老实实做你的福晋,不要得寸进尺!”

苏檀心中阵阵抽痛,强忍着眼泪低下头。

那件事她解释过那么多次,可容宸从一开始就不信她。

时间久了,她甚至不知该从何解释起。

容宸拂袖而去,苏檀看着掉到地上的皮袄子,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

那年侯府败落,苏桐用计悔婚。

她以死相逼才嫁了他,父亲妥协却从此断了和她的关系。

从那天起,他便是她的一切。

月例被掌管中馈的姨母克扣了半数,节衣缩食买的料子,她一针一线缝了大半年……

可他不需要她做袄子。

手指掐入掌心,疼痛传到心口。

次日,奶娘抱着女儿云舒过来。

云舒抱着她撒娇:“额娘,为何这么久了,阿玛还不来看我?”

苏檀将云舒抱在怀里,神色黯然,嘴上却哄着女儿:“舒儿乖,阿玛很忙,等他忙完了就会来看你。”

这时婆子过来通传,说侯爷让她抱着小姐去前院迎接贵客。

什么贵客这样兴师动众?

苏檀有些不安的预感,她抱着云舒走到前院。

只见容宸步履从容的走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位穿着素色衣裙,脂粉未施的柔弱女子。

不是苏桐又是谁!

苏檀脸上的血色一点点的褪尽。

相思蚀骨君不知

相思蚀骨君不知

他一个箭步上前,将苏桐搂在怀里。苏桐眉心紧蹙,眼泪涟涟:“容宸哥哥,我好心来看姐姐,姐姐居然对我这么狠心…”姨母怒骂了苏檀一句:“毒妇,你竟然在侯府的祠堂内对自己的妹妹动手!”

芙蓉仙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排行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