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王侯

媚王侯

步惊尘作者

主角:玉蔻拓跋勰   来源:掌阅

古风   虐恋   架空   宅斗

48.1万字连载2020/02/27

在线阅读

《媚王侯》作者步惊尘,主角玉蔻拓跋勰。主要讲述了他们之间单纯又凄美的爱情故事在作者细腻的笔触下描写的淋漓尽致,不禁让人拍手称好,这本小说如果你还没有看过,那就赶紧看起来吧!

免费阅读

穿好了藕色的亵衣后,玉蔻刚步出浴堂,便发现宴息室里面,多出了一个人。

那人坐在宴息室外间右边的一扇轩窗下,他旁边,是她今日让人摆了进来的一架琴案。

在浴堂门口的帘子处略顿了一下后,玉蔻娇小的脸庞上扬起一抹浅笑,迈开步子,走向拓跋勰:“四公子你回来了。”

和玉蔻一起从浴堂里面出了来的小月,瞧见拓跋勰在,不消人吩咐,立马识趣地垂着脑袋退了出去。

“唔。”随意地斜靠在琴案旁,探到了琴案上方的右手,时不时地在琴案上面,摆放着的一张造型朴素的古琴上,好玩般拨弄一下琴弦的拓跋勰淡淡地应了一声。

玉蔻脚下的步子微微一缓,因为沐浴,眉毛上先前涂着的螺子黛被洗了去后,现出原本柔婉如柳条儿般的眉形的双眉蹙了蹙:

怎么感觉四公子不大高兴的样子?

是发生了什么事么?

不等玉蔻想出个所以然来,琴案旁,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琴弦的拓跋勰便无趣地停了手。

他抬头望向玉蔻,棱角分明的脸庞上,琥珀色的眸子中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神色:

“听说你的琴技十分了得?”

玉蔻微垂下头,谦虚地否认:“不过是粗通些许琴艺尔,玉蔻不敢自称了得。”

“过来弹一曲给我听听。”

听她弹琴?

四公子这,究竟是因为看见宴息室里面多了一张琴后,临时起意?还是,知晓了今日她在郡守府里面,以琴声为秦大公子伴奏后,才有了此意?

玉蔻心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琢磨起这个问题,只是前往琴案的那一截路实在是太短,不等她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她便已然走到了琴案旁。

弯腰跪坐下去后,玉蔻敛下心中纷繁的思绪——弹琴时,她从来不会分心——先为案上的琴调了下音,觉得已经准了后,她往左歪过头,问旁边的拓跋勰:“不知道四公子想听什么曲子?”

曲子?

拓跋勰一呆。

他一个守卫边疆的王爷,脑子里面时常想着的,不是代国与匈奴交界处的城池的防守,便是代地粮食的产量如何,战马自己人养的还是不够,要想什么办法从匈奴那边再买些过来之类的问题。

再或者,便是京兆郡里面,自己那个怯弱的,威慑不了天下,便借武后一个妇人之手来把持天下的皇兄,又搞出了什么妖蛾子,自己该如何应对……

悠闲地坐下来,听什么靡靡之音的日子,他却是从未有过。

不对,每年年关时节,他回京兆郡拜谒皇兄时,倒是在未央宫的宫宴上,经常有听到过乐师所奏的曲子。

可那些曲子是什么名儿,他,还真就不清楚了。

但,那个什么《梅花引》,他现在却是记忆尤深……想到这里,拓跋勰有了决断:

“就那曲《梅花引》吧。”

看样子,四公子确实是因为她今日在郡守府里面,为秦大公子伴奏一事,而生气了。

玉蔻的心弦微微绷起,她语气有些小心翼翼地解释道:“禀四公子,《梅花引》一曲现在流传于世的,只剩下前面三段的乐谱,玉蔻,只能为四公子弹奏这三段。”

“唔,弹吧。”

玉蔻恭顺地应下,坐正身体后,抬起双手,将手放到了古琴微微有些凉的蚕丝琴弦之上。

抛开心里的杂念后,玉蔻双手微动,开始拨动琴弦:“咚——”

古琴的琴音与古筝不同,古筝响亮明快,古琴却平和沉稳,也不若琵琶那般嘈嘈切切,大珠小珠落玉盘,古琴的音是细腻而委婉的。

它的三种音,散音、泛音,抑或是按音,都是静的。

静得一曲既出,万籁俱寂。

就连旁边坐着的拓跋勰,往日听乐音如牛饮好茶一般的人,听见玉蔻弹了几个音儿后,都不自觉地沉入了进去。

心中原本的杂思,早已忘却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还因为极为享受传入耳畔的乐音,而微微合了起来。

闭上双眸后,放大听觉,任其好好儿享受这一曲天籁。

直到琴音顿止——

“怎么不弹了?”拓跋勰听完了最后一个琴音的余韵后,猛地睁开双眸,望向玉蔻,下意识地问她。

“回四公子,玉蔻只知晓《梅花引》一曲前三段的乐谱,后面的部分,不知道该如何弹了。”

哦,对,玉蔻之前说过。

拓跋勰恍然,心里面,不可避免地升起一股遗憾:“这曲子还蛮好听的,居然只流传下来了一部分,可惜。”

把手从古琴上收回身侧,半侧过身,看向拓跋勰的玉蔻,发现男人脸上流露了出来的遗憾之色后,心头一动。

她垂下眼睫,看着坐在琴案侧边,拓跋勰身上穿着的藏蓝色长袍的一角,轻轻地说:

“四公子若是喜欢,日后玉蔻把它的全曲复原了出来后,再为四公子弹奏完整的一曲吧?”

为他弹奏完整的一曲?

今儿个,她给秦柏川伴奏的,也才前面两段,听赵城说,这个什么《梅花引》一共有十段……

想到这里,拓跋勰的心情彻底阴转多云,他垂在身侧的右手往地上一撑,便撑得整个身子往玉蔻的那边,挪了好大一部分过去。

然后,在玉蔻怔愣着来不及做什么反应时,他猛地探出双手,从背后,一把将面前的美人儿搂在了怀里。

性感的下巴抵在玉蔻的右边肩膀上后,拓跋勰薄唇微动:“不必等到日后,如君再为我把刚才的那三段,弹奏几次便是。”

男人的声音磁性,低沉,听得人的身子都要酥了。

但此时的听众玉蔻,却没有心思去分辨拓跋勰的声音好听不好听,听罢他的话后,她伸手去推拓跋勰揽在她腰间的双手:

“还请四公子先放开玉蔻。”

男人却不依她:“如君琴技高超,李四相信,就这么弹,如君也能为李四奏出一曲不逊于方才的天籁之音的。”

玉蔻面露为难。

她身后,男人的存在感那么强烈,实在打扰了她静心。

“如君?”看见玉蔻不动,拓跋勰出声催促她。

玉蔻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努力放空脑袋,不去想自己身后抱着她的男人,抬起双手,放到古琴琴弦的上方。

“咚——”

古琴再度响起沉稳,细腻的声音。

这声音是玉蔻熟悉了许多年的,甫一听见,原本一小部分的心神还因为背后的拓跋勰,而有些收敛不了的玉蔻,立时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弹奏之中。

她身后,男人闭上双眼,边享受地听着琴音,边往左歪过脑袋,温热的薄唇,吻上玉蔻左边颈侧那白皙,娇嫩的肌肤。

玉蔻敛好了的心神,如被雷击,立时皲裂。

心神一乱,玉蔻的双手便不由自主地轻轻一颤,手底下的音儿,自她学成了琴艺后,头一回出了错音儿……

……

翌日。

玉蔻刚睁开双眼,便听见耳畔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醒了?”

四公子?

他竟然还在后院?

玉蔻惊讶地往左边侧过头,看见拓跋勰身上穿着荼白色的亵衣,神情懒懒的,真的躺在自己旁边后,玉蔻的桃花眼震撼得微微睁大了些:

“四公子,早、早安。”

“唔。”拓跋勰微一颔首后,坐起身来,“快起来吧,我有一个东西要给你。”

给她东西?

刚坐起身的玉蔻垂下眼睫,转了转乌溜溜的眸子,想猜出拓跋勰欲给她的是什么东西,奈何拓跋勰给出的信息太少了,她完全无法根据他方才的话,推测出他要送给她的东西来。

只得把这好奇心暂时抛到一边儿去,跟着拓跋勰下了床。

一番洗漱穿戴过后,玉蔻跟着拓跋勰去了前院颐安堂中,他暂时用着的书房。

“四公子,到底是要给什么东西她啊?”看见拓跋勰走到书房外间右侧的书案处坐下后,拿起旁边的一张白色宣纸,右手食指伸出,不知道在宣纸上面画着些什么时,旁边听了他的吩咐,为他磨着墨的玉蔻,忍不住在心下嘀咕起来。

把内力灌注于右手的食指之上,以食指为刀,将书案上原本显得非常大的宣纸,裁得只有正常书籍的一页纸那么大后,拓跋勰抬手自笔架上取出一支碧玉管狼毫笔,自旁边玉蔻研好的墨中沾了些徽墨后,他提笔在裁好的宣纸上面,写了起来。

玉蔻黑亮的眸子转了转,偷偷地往拓跋勰提笔写着的宣纸上瞥了过去——

代王令

赵氏女婳者,初睥芳泽,即惊天人。秋波滟滟,娇态依依。

性行温良,柔嘉淑顺,风姿雅然。

深慰孤心,着即封为美人。

写罢,拓跋勰把狼毫笔放在一旁的笔山上,自右边袖袋里面掏出一个竹青色的香囊,从里面拿出自己的私印后,在方才写下的教令的右下方,盖了一印。

之后,拓跋勰把私印随意地放在一边后,捞起书案上的宣纸,半转过身,将宣纸递给玉蔻:“拿着,以后可别再担心我会把你送人了啊!”

一语,把早在拓跋勰写下“代王”二字时,便惊呆了的玉蔻惊得醒过了神来。

“四公子,是代王?”她瞠目结舌地看着拓跋勰。

拓跋勰微一点头:“对。”

玉蔻下意识地就要匍匐下去,为拓跋勰行大礼。

身体才刚动,便被男人给一把抱住了。

“昨天夜里那个姿势还没试够,想再试试?”玉蔻听见拓跋勰在她耳边不正经地问。

声音里面,带着一丝的调戏。

玉蔻的身子顿时一僵。

昨日夜里,他居然就在琴案边……

才刚想起个头儿,玉蔻的脸就热得红彤彤的,跟树上熟透了的枣儿似的。

她死死地把小脑袋埋在拓跋勰宽阔的胸膛里面,不敢抬起见人,不过如花瓣般殷红的丹唇,却是张了张:“谢四公子。”

声如莺啼,不过短短的四个字,都婉转动人得很。

拓跋勰心下一动:

“口头致谢多没诚意,如君不如仿效昨夜,让我开怀开怀?”

现在可是白日呢!

玉蔻的小身板儿轻轻一颤,才刚从拓跋勰手里接过的宣纸,差点儿没吓得松手掉落。

“哈哈哈……”瞧见玉蔻竟真被自己唬着了,那微微颤抖的小模样,跟小兔子似的,拓跋勰心下一乐,笑了起来。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下载小说app,海量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