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绝艳冥妻

绝艳冥妻

苏小萌作者

主角:白芷阎王展眉   来源:微阅云

传记   悬疑

5万字连载2020/07/02

微信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绝艳冥妻》正在连载中,由言情小说作家苏小萌倾心创作而成的,对于主人公白芷阎王展眉之间的错乱复杂的感情描写的尤为深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阿芷,我的妻……”朦朦胧胧中一道低沉的男性嗓音响起。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很好听,又带着一丝阴冷。 随着声音越来近,冷气将我包围,我不自觉打了个冷颤。接着我以不可估量的加速度往下坠落。 半途中我睁开双眼,所到之处一片漆黑。下意识地伸出手往四处碰去,全是冰凉凉的空气。

免费阅读

橱窗里的玉佩发出幽幽的红光,很淡很淡,肉眼几乎微不可察。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背包的侧面,那玉佩出现的稀奇,以防万一,临出门前我将玉佩随手塞进背包。触到背包侧面时,我的手像是摸到一温热的物体,郁郁光热。

我凑近些再看看,才看清,橱窗里的玉佩跟我包里的明显不同。玉体通透像是塑料,制作粗糙,很明显是赝品。

我恹恹地叹口气继续往前走。走到一家叫“缘缘客栈”前停止脚步,今晚就住这吧,一晚上的火车没个好觉,浑身酸痛。

房间很古朴,跟延泾这座城的气质很符合。大概是太累了,我洗完澡挨着床就进入梦乡。

“阿芷,我的妻……”前天梦里的那个声音又来骚扰我。伴随着他声音响起的是寒气。

一双冰凉不带丝毫温热的手一遍遍抚过我的身体,所到之处引起阵阵瘙痒,寒冷夹杂着愉悦,说不清的意味。

又要做春梦了?不是吧?

夜夜做春梦绕是我年轻力盛,也经不起啊,瞧前晚的春梦让我大腿酸痛几乎走不动路。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那双手在我的大腿最里处不停打圈,每当指尖若有似无掠过敏感处时,我总会战栗不止。过后拿手双绕过我的腿,滑过我的小腹,停留在我胸前。

一道白光闪过,我身上的衣服尽数褪去。恩,春梦的好处就是脱衣服省事。我嘴角不由地向上扬了扬。

“啊!”胸前的两点娇红被一湿润的物体轻轻舔舐,我发出一声嘤咛。我的声音给了那人奋进的动力,他更加用力地啃噬我的两点,疼痛的同时又感受到快乐,我的脸皱了皱。

他嘴里的力道轻了些,改为吮吸般抚弄,空出一只手把玩另一边的红点。很快我感觉到那两颗软绵绵的小红点变跟小樱桃似的硬邦邦。湿漉漉的触感加上他手中恰到好处的力道,我小腹处源源不断散发出热量,向四肢百骸进军。

我头脑发晕,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想抗拒却又不舍得。只能要紧牙关闷不吭声。

一个火热又硕大的硬物顶在我的隐秘地带。此刻彼此间最隐秘地带的唯一阻隔便是我的小内内。

“呜!”一根凉凉的手指拨开薄薄的小内内猛地侵入进来,我倒抽哦一口凉气,“疼!”

奇怪,春梦也会疼?真是不可思议啊!况且这不是第一次了啊,难不成我做的春梦都是再现我第一次的场景?

手指的主人不急着律动,非常有尺度地帮我扩展再扩展。同时用嘴和另一只手抚慰我,分散我的注意力。

片刻后,我不再感到疼痛,脸上的表情舒展开来。能感受到因情欲高涨而分泌出来黏黏的液体流到床单上。

“来,翘起你的臀部。”低沉的嗓音指挥我的身体。

我还没来得及按照他的指令做出相应的动作,那双冰凉的手托起我的臀,随后巨大的硬物滚烫地贯穿我的身体:“疼!”

疼的我脚趾头都蜷缩起来。在这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快晕死过去。怎么回事啊,做梦而已啊,疼痛感太真实了吧!我举起手握成拳头塞进嘴里,堵住自己的呜咽声。

“放轻松,一会就好。”那道声音温柔地哄骗道。

“骗人!”不知怎么的我冒出这句话,完全是无意识的。

那声音没有嗤笑我,缓缓地我的耳垂感到痒痒的舒适感,我知道那啥在我的耳垂处不断吹气,软化我的身体。

他的招数还挺有用的。不一会儿我感觉没那么疼了,只是那里被他撑的太饱满了,一时之间有些容纳不了。

或许他感受到我的变化,知道我能接受了。他开始律动起来。我意识到是在客栈,万一睡梦中的我也浪叫出声,岂不被人笑话,我狠狠地咬住自己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响。

但那称我为“妻”的并不就此罢休,他不断地加快速度,变换姿势,一次又一次将他的硕大之物深深地埋进顶端,埋进我身体最深处。

我受不了他蛮恨的撩拨,最终松开了口发出娇吟声。浑身不断地战栗,渴望他一次又一次的深入。

意乱情迷之时,我似乎看到了一张脸。那不是脸,是一张面具。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表情狰狞恐怖。

“啊!”这不是梦,我真的是在跟人做爱。我瞬间清醒过来。所有的舒适感化为恐惧,双手不断捶打他:“你是谁?你怎么进我房间的?”

“哼!”戴面具的人闷哼一声,身下的动作并未停止,单手轻而易举将我的双手禁锢住举过头顶。

那人像是疯了似的,不停地撞击我。我感受到被强暴的耻辱和恶心,拼命想反抗,奈何动惮不得。反倒身体因他的冲刺而欢愉地拱起来,去迎合他。

一声粗浊的喘息声在房内响起,我头脑一片空白。似乎看到了他墨色的头发在空中飞舞。

终于一切停止,房内是欢爱后的旖旎气味。

我抱紧自己,惊恐地看着他:“你,你是谁?”

他偏头看向我,面具下是有着亮黑色瞳孔的眼睛,看向我的时候冰冷到蚀骨:“这么想知道我是谁?”

“嗯。”我忙不迭点点头。

他几次三番闯入我的梦境,不,应该说是现实中跟我做了羞羞的事。为何他每次进屋的声音我一点都没听到,而且他的衣着很怪异,一身墨黑色的长袍,长发飘飘,跟武侠小说里的侠客差不多。哼,他才不是侠客,是采花大盗。

“你是我冥婚的妻子。”他的声音毫无波澜,“换言之,我是你的鬼夫。”

啥?他的话惊掉我的下巴,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一脸不相信。

“不相信去问白元。”他冷傲道。

耍我吧?白元是我太爷爷,早就过世了。

“你,你是不是这里有问题?”我指指脑袋问道。半夜三更出现在我房里不说,还跟我说是我的鬼夫,开国际玩笑呢!

“你再说一遍?”他倏地捏住我的下巴,我似乎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下载小说app,海量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